杂想·坐在南强

很奇怪~居然会这么早过来。下午投资学的课是2:30pm,可我在11:30am就到了教室。

真的是很空旷,上午的日本鬼子的课刚下,那个小日本还在和学生讨论着问题,我就急匆匆地冲了进去。然后放书,拿本子,看着她们出去,只剩我一个人在教室。

然后会突然想很多,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。每天早睡早起、认真看书、中午绝对不要回去,我想过得不就是这种生活?可是为什么过来了还会感到寂寞?还会感到自己一个人的空虚?

有书看已经很幸福了,想想以前,不就想的是如果可以上网,去哪里都无所谓么?呶,现在在南强,连到图书馆的网络,不是很幸福的事情?还有什么不知足的?

好像最近总好瞎想,不知想些什么,也不知为什么~迷茫,总是有的,不管是对未来还是对旁的什么。痛苦么?或是遗憾?谁会知道~

乱糟糟的想什么写什么,还边写边骂南强这桌子:中间凸起来一块象个鞍马,本子放上去摇摇晃晃的;整间教室就一个插座,我想坐第二排都不行……

“杂想·坐在南强”的2个回复

  1. 在学校本身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,实在比上班幸福的多了~我是第一个!
    PS:你的笔记本买了?啥牌子的?
    以上,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怀念学校的我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