杂想·坐在南强

很奇怪~居然会这么早过来。下午投资学的课是2:30pm,可我在11:30am就到了教室。

真的是很空旷,上午的日本鬼子的课刚下,那个小日本还在和学生讨论着问题,我就急匆匆地冲了进去。然后放书,拿本子,看着她们出去,只剩我一个人在教室。

然后会突然想很多,很多莫名其妙的东西。每天早睡早起、认真看书、中午绝对不要回去,我想过得不就是这种生活?可是为什么过来了还会感到寂寞?还会感到自己一个人的空虚?

有书看已经很幸福了,想想以前,不就想的是如果可以上网,去哪里都无所谓么?呶,现在在南强,连到图书馆的网络,不是很幸福的事情?还有什么不知足的?

好像最近总好瞎想,不知想些什么,也不知为什么~迷茫,总是有的,不管是对未来还是对旁的什么。痛苦么?或是遗憾?谁会知道~

乱糟糟的想什么写什么,还边写边骂南强这桌子:中间凸起来一块象个鞍马,本子放上去摇摇晃晃的;整间教室就一个插座,我想坐第二排都不行……

曾经与现时的梦想

那时说过的话,你们还记得么~~(by: 雪儿)

“我的理想就是赚够钱之后,到某个安静、风景如画的地方隐居,没事干就开车在乡间小路上兜风,或开飞机俯瞰大地。只需要有电、有电话、有电脑、有电玩即可。平时上网或玩游戏,搂着妻子或情人在屋外晒太阳,多滋润!就是为了这个目的我才上学的。”

很难得,居然发现了我在六年前写下的话,也许有的时候缅怀一下过去真的很好~

今天不知道为什么,QQ的所有聊天纪录都消失了,空空如也~我就觉得好像世界少了什么似的,感觉我的生活突然不再完美。

还好,最后发现了昨天无聊的时候保存的聊天纪录,然后发现我的能保留的最早的聊天纪录是2004年的,之前我也有的,可是腾讯这垃圾说格式错误~这不是从你家QQ上弄下来的我再弄回去干嘛?我的2001年和2002年的聊天记录啊。。。

然后发现聊天记录最早是2004年9月6号的,死胖子~潇潇~还有汪汪的。。。

人是不是都会回忆呢?今天有人问我,回忆有什么用?我想,还真是呢~仅仅是痛苦罢了。。。

废话连篇,思想混乱~算了,睡觉

无线

这个校园真的是被无线覆盖了~现在在文史分馆,并没有自己的无线的地方,居然还发现可以上网~

幸福,我从来不后悔来到这里。虽然说原来吸引我过来的人和事都不在了,可是还有新的人和事吸引着我。

Universitas Amoiensis,在你的怀抱里呆的三年,会是很美好的三年吧~

随想·无题

汪汪~我坚持认为是你把我带坏的。。。
雪儿,到现在我仍然很怀念一中图书馆的夜自习。。。
 
为什么人要长大,为什么长大了会有完全不同的世界~到底是世界污染了我们,还是我们污染了世界?
我最爱的青岛~我最爱的摩卡炭烧~身体上的困倦和心灵上的清醒,向我提醒着自己的存在。。。
 
什么时候变得不再单纯?
什么时候发现自己离不开爱情?
什么时候决定从天空坠落?
什么时候才能触摸到人心。。。

Graduate’s Life

Now, the National Celebration has passed. And my new life has begun for about two third month. But I still have done nothing. People say the graduate’s life is not as undergraduate’s, but I cannot find any diff…It’s so dull, just time-wasting.